她才意识到被骗了

2021-06-18 06:26

免责声明: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从2016年11月至2017年5月,扣除归还的1万多元,李某以各种理由向薛某“借”了总计88万余元。其间,薛某多次催他还款,他总是说没钱。

到案后,李某对于其虚构身份背景及显赫家世,骗取王某和薛某的信任后,以借为名进行诈骗的事实供认不讳,并承认自己将骗来的钱款中的100余万元用于充值某俱乐部的游戏,其他的钱款都被他挥霍掉了。所谓的“儿子”“姐姐”“自家别墅”的照片都是他从别人微博上下载的;所谓与明星的聊天记录图也是杜撰的,他把一些人的微信名改成明星们的名字,然后有意弄些聊天记录,两人还真信了;而某明星的照片也是他从微博上下载的,他压根就不是什么明星工作室合伙人,从头到尾都没有还款能力。

“80后”李某生于一个普通家庭,相貌堂堂还喜欢踢球,他常说:“除了踢球,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体校毕业后他去南方踢了两年球,后去一家电器公司工作了一段时间。2003年他回到老家结婚,并有了个可爱的女儿。原本应承担起父亲责任的他却依旧好逸恶劳,整日无所事事,一年后就离婚了,女儿随前妻生活。之后,他沉迷于网络足球游戏,也无收入来源,通过网游认识了一个在上海的女友,2015年下半年,他只身来到上海与女友相聚。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然而,好景不长,两人很快就分手了。李某一边四处举债,一边充值某俱乐部网络游戏,还出入各大奢侈品店购买高档服饰等。

2016年9月,薛某看到李某朋友圈发的一些他跟明星的聊天记录,便更加信任他了。11月底,李某以银行卡丢失、身边没现金为由,要薛某转账给他2.8万元。年轻的薛某竭尽所能,尽快把钱转给了他。没多久,李某又以儿子生病在北京住院、不能刷信用卡为名向薛某借了13万余元。之后,他又以工作室资金冻结、年底外汇额度超限需要税收、姐姐给他的钱也被冻结等为由,以各种手段诱使本不宽裕的薛某向银行做无抵押贷款或通过借贷平台借款等,再将借来的50余万元“借”给他。之后,他又以儿子读书而自己资金被冻结为由,向薛某“借”得10余万元。

2015年底,李某在网上买了一个prada包,该网店工作人员王某为了做生意就加了李某的微信,让他今后多照顾自己的生意。李某也不含糊,一口应了下来,还自称是某知名明星工作室合伙人,以后少不了要跟她买东西。闲聊中,李某提起自己14岁就去英国留学,18岁回国踢球,曾有3000余万元存款,热爱传奇游戏,存款全用来充值游戏了。如今,父母与姐姐都定居瑞士,2007年下半年他来到上海,经中央高官亲戚介绍,认识了一个司令的女儿,2008年与对方结婚生子,2012年姐姐给了他4000万元成立一明星工作室,之后一直在台北工作。因背景显赫,如今在演艺圈如鱼得水,2015年搬到上海工作,唯一遗憾的是2013年去国外旅游时妻子因意外事故去世了,这些年都是自己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

渐渐地,王某对李某所讲的身世背景深信不疑,以为真的遇到了生意上的贵人,还把李某介绍给自己的老公认识,一来二往,双方成了好朋友。见时机成熟,2016年3月至2017年6月,李某陆续虚构儿子读书、看病、移民等借口,向王某借款,扣除总共归还的2万元,总计向王某“借”了114万余元。

没多久李某就如法炮制,将自己“显赫的身世”告知薛某,并将儿子、姐姐等人的照片发了过去,还提出想和薛某交朋友。薛某觉得,自己只是个外地来沪的打工妹,如今遇上一位家财万贯的“海归”,虽然带着一个孩子,但人长得还不错,在上海有别墅,又是知名明星工作室合伙人,便答应试着交往。

王某见李某买的是prada,发给她看的其儿子的照片也是那么可爱,他姐姐也很有气质,想必家境不差;再看他的朋友圈,常晒一些与知名明星的微信聊天记录,想来人脉也很广;他贴出的自家别墅图,也是很高大上,跟李某的自述倒是很匹配。

直至2017年6月下旬李某被抓,公安人员找到王某做笔录,她才意识到被骗了。